开车送美乳少妇秋芳去医院给她老公送汤


时间:2021/1/22 11:37:08

开车送美乳少妇秋芳去医院给她老公送汤,

顺便去旅馆做爱,还尿在了盛汤的保温桶里

今天要说的事,就发生在今天下午医院旁边的小宾馆里,在说事情之前,先

给大家简单的介绍一下女主角少妇秋芳。

秋芳今年二十八岁,比我要大八岁。秋芳在一家大型酒水销售公司的门店上

班,是一个负责白酒销售的小领导,收入很不错。现在酒水行业这么不景气,秋

芳的业绩却这么好,相信原因是什么,大家应该都懂,我就不多说了。秋芳虽然

业绩不错,但是和同事关系却处的不怎么好,大家都觉得她喜欢打小报告,人不

怎么样。当然,这些事和我沒有任何关系。

秋芳长的还是挺漂亮的,秀气的笑脸,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

梁,当然,脸上最好看的还是性感的嘴唇,是那种说不出来的性感,让人看到就

有种想吻上去的冲动。

秋芳身高一米六四,体重不过百斤,身体比例不错,虽然结婚后稍微胖了一

些,但是总体上还是符合腿长,腰细,胸大,肤白。身上最好看的还是那对F罩

杯的奶子,虽然和我的那些熟女炮友比起来,不那么惊艳,但是很挺,就算不带

胸罩,也不会下垂,是真奶子哦。乳头比较小巧,乳晕也小,看上去很是性感可

爱,而且秋芳的乳头很敏感。每次和她做爱,我都喜欢挑逗她的乳头。

秋芳谈过很多次恋爱,性经验很丰富,尤其是口活不错。在还有男朋友的情

况下,在网游里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当然,当时,她沒告诉她现在的老公她有男

朋友,直接就噼腿结婚了,她老公是个人品很不错的宅男,对秋芳很好,秋芳表

面上很贤慧,其实一直都不安分,要不然我们怎么能上床呢

我和秋芳是今年五月份在网游里认识的,那时候她才结婚一个月。一开始,

只是游戏战友的关系,偶尔一起出来吃个饭,聊聊游戏。后来,你们懂得,就像

所有的出轨一样,越来越歪,一天中午,我们俩在网吧情侣包间上网,叫外卖点

了酒,结果你们懂得,本来双方都不是什么好人,直接就在网吧包间幹起来了,

这一幹,把秋芳给干爽了,于是,我们又去网吧不远处的宾馆痛痛快快的幹了一

下午,从此以后成了正式的炮友,把各种花样玩了个遍。

好了,关于秋芳就介绍到这,让我们开始这个发生在今天下午的故事。

今天下午出门有点事,办完事后就在秋芳家旁边的一家奶茶店里喝奶茶,冬

天嘛,喝杯奶茶感觉还是不错的。正喝着奶茶,突然手机响了,一看,是秋芳的

电话,这个点她不是在上班吗,找我幹啥。我接了电话。

「怎么啦老婆。」我调戏到。

「谁是你老婆啊!」秋芳说。

「什么事都做过了,不是老婆也是情人了吧」我说。

「我的小情人哎,刚才刷朋友圈,你在我家旁边的奶茶店喝奶茶你开车吗

」秋芳问到。

「开了啊,有事吗」我问到。

「我要去医院给我老公送骨头汤,你送下我呗。」秋芳说到。

「老婆啊!你这样我会吃醋的。」我故意说。

「便宜都让你占了,你还吃醋啊在奶茶店等我啊,我马上就到。」秋芳挂

了电话。

秋芳的老公不久前骑车摔断了腿,现在住院呢,因为秋芳要上班,所以都是

她公公婆婆在照顾,秋芳下了班之后去看她老公。今天下午秋芳应该是请假在家

里给她老公熬汤的吧,真是个既淫荡又贤慧的女人。

不一会儿,秋芳就来奶茶店找我了。秋芳的上身打底的是一件粉红色的低胸

毛衣,露出了些许酥胸和乳沟,外面披着一件短款呢子外套,下身穿着黑色短裙

,大花边黑色网袜。去医院给老公送汤都穿的这么风骚,还是大冬天的,不怕得

关节炎吗女人都是怎么想的。

「老婆!你的奶子露出来了!」我边说着边准备把手伸进秋芳的低胸毛衣。

「別!这可是我家旁边啊!会被熟人看到的。」秋芳边警惕的看着四周,边

打开我的魔爪。

我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在秋芳家附近,而且是大白天,毕竟是偷情的男女,

被看到就不好了。于是,我和秋芳假装不认识,一前一后的走着,直到进了我的

车里。

秋芳家离她老公住院的医院不远,只有5公裏,而且又不是下班高峰期,所

以,很快就到了。大医院旁边想找停车位真难,最后我还是在医院附近的一条小

巷子里找到了停车位,看了下表,才3点50分。

我用右手搂住秋芳的香肩,左手从秋芳的低领毛衣里伸进去直到把手塞进胸

罩里,摸起了她那坚挺又柔软的奶子,边揉边说:「大奶子老婆,这下被我摸到

奶子了吧。」

「你真坏。」秋芳边无力的阻挡着我袭胸,边嘟着嘴撒娇。

秋芳的嘴唇本来就很性感,这下子更性感了,我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就这

么边吻她,边揉她的奶子。秋芳身上最性感的两个部位就这么被我玩弄着。

秋芳毕竟是个骚货,象徵性的阻挡了两下后,就投入的和我热吻起来,享受

着我的抚摸。

此刻的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操秋芳!可是,我的车毕竟是小型车,空

间小,做爱根本施展不开。突然,我从车窗看到,车旁边很近的地方就是一家小

旅馆,天助我也,有地方打炮了。

「乖老婆,我们去那个旅馆打一炮吧。」我边揉着秋芳的奶子边说。

「这样不好吧,我老公还等着喝汤呢。」秋芳有些犹豫地说。

其实,女人这种态度表示已经答应了。

「才四点不到啊,离吃饭时间还早呢,我们打一炮就走,不会影响你老公喝

汤的。」说完,我搂着秋芳下了车。

我们去那个我看到的小旅馆开了房间,是那种民居改造的家庭旅馆,装修比

较简单,但是基本的设施都有,而且很干净,总之,打炮足够了。

进入房间后,我把空调开到了30度,然后快速的脱了个精光,还是全裸舒

服啊,我和我妈平时在家里就是全裸的。

见我把自己的衣服都脱光了,秋芳挑逗我道:「都这么大的人了,光着屁股

到处跑,羞不羞啊」

被秋芳这么一挑逗,我都兴趣顿时上来了,赤裸着沖上去把秋芳按在床上,

边扒秋芳的衣服,边说:「老婆!我要让你也光着屁股,和我一样羞。」

秋芳一边假装矜持地说:「不要嘛!」一边配合着我脱她衣服。

女人啊,真是口是心非。

很快,秋芳被我扒的,身上只剩胸罩,内裤和网袜了。不得不承认,秋芳的

身材确实不错,穿着内衣和丝袜,和网店的那些内衣模特不相上下。难怪,秋芳

喜欢买内衣,穿起来确实好看啊。每次和秋芳做爱,她总是换不同的内衣,满足

我的性欲。另外,和大家说个秘密,秋芳身上穿的这套粉红色内衣是我送的,既

性感又可爱,是二分之一罩杯的那种,充分的展示了秋芳的美乳,让人看了就想

上去操她!狼友们可千万別和她老公说啊。

看着身下三点式的性感秋芳,我沒有急着去解开她的胸罩,而且用手抚摸起

了她那露出来的上半部分雪白的奶子,柔软细腻的手感,即使还沒解开胸罩,就

能感受到了。

秋芳轻轻地哼了一下:「嗯,坏蛋。」

我吻了一下秋芳性感好看的嘴唇,轻轻地褪下奶罩的肩带,然后秋芳配合的

让我解开了奶罩的暗扣,让我把奶罩从她的身上完全拿走,这样,秋芳已经是半

裸的状态了,还是要夸一下秋芳的奶子,沒了胸罩的支撑,依然还是比较坚挺的

,很好看,很青春,很有活力的胸型,不做内衣模特真是可惜了,可能是考虑她

老公的感受吧。

秋芳的乳头和乳晕都是比较小巧的那种,看上去精緻可爱,让人有种想好好

捻弄吮吸一番的冲动。

我故意撒娇的对秋芳说:「大奶子老婆,我想喝你的奶。」

秋芳甜甜的笑了一下,说:「真孩子气,喝吧。」说完,秋芳自己用双手握

着双乳,让我吸乳头。

有奶不吸,就是傻逼!我当然不是傻逼,边吸这一个奶子,还边用手摸着另

一个奶子。如此坚挺却又不失柔软的奶子,真是不多见啊。

我边吸秋芳的乳头,边观察秋芳的表情。

只见秋芳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不停地哼哼着:「嗯……小宝宝……

奶好喝吗……嗯……小坏蛋……嗯。」

吸了一会儿,我停了下来。

秋芳睁开眼,用手托了托我沒有吸得那个奶子,说:「小坏蛋,你不吸吸这

边吗」

「不都一样嘛,有沒有奶水。」我说到。

「想喝奶水啊那你要等我生孩子了。」秋芳说。

「那我现在就把你搞怀孕好不好」我边摸着秋芳的奶子边说。

「不好啊,还沒准备好要孩子呢,在说,让我老公知道我怀別人的孩子,还

不打死我啊!」秋芳说。

「那就先不要,以后你也別怕,哪个男人沒事幹,去找自己的孩子去亲子鉴

定啊。反正我的孩子,你老公的孩子,不都是你的孩子嘛!」我安慰道。

「以后再说吧。你这小坏蛋,让別人帮你样子,好坏哦!」秋芳嘟着嘴说。

「不坏,你能和我做爱吗,老婆,我要脱你内裤咯!」说完,我开始脱秋芳

的内裤。

秋芳的内裤和胸罩是一套的,粉红色带白色蕾丝加一个小蝴蝶结,也是可爱

性感的风格,不过,我现在可沒有心情欣赏内裤。

秋芳讲两条腿擡起来,对着天花板,用这个最方便脱内裤的姿势,让我脱掉

了他的内裤。现在的秋芳,除了腿上的那双大黑色花边的性感网袜外,也就是全

裸了。

看着光熘熘的秋芳,我也打趣道:「羞不羞啊,就穿袜子,奶子,屁股和屄

都露着,找操啊」

「这不都是你幹的好事吗」秋芳故作生气的说。

「那就好事做到底,老婆,让我看看你的小骚屄!」我边说着,边扒开了秋

芳的两条修长的美腿,让那蜜穴露了出来。

让我好奇的是,为什么秋芳的性经验不算少,屄却是粉嫩的呢,这不科学啊

。我也沒心情管她科不科学了,秋芳这一缩一缩的小粉屄,让我情不自禁的用嘴

亲了上去。

这一亲,秋芳一声淫叫:「啊!別舔!」

这骚货,明明想要老子舔,嘴上却说不要。

我开始有节奏的舔起了秋芳的阴唇,边舔边观察秋芳。

只见秋芳开始了有节奏的淫叫:「哦……啊……別舔那里……嗯……不可以

……好痒……好难受……嗯……嗯……哦……舒服……嗯……好舒服……啊!」

果然是个骚货,刚才还说別舔,现在就喊着舒服了,好,老子让你这个骚逼

更舒服!我剥开了秋芳的阴唇,用舌尖扫起了秋芳的阴蒂。

这下秋芳叫得更厉害,背部都离开床,悬空了,顾不得自己的美女形象了:

「啊……啊……啊……好坏啊……大坏蛋……嗯……啊……受不了了……哦……

啊……啊哈……嗯哼……真的受不了了……哦……哦……不行了……別舔了……

啊……別舔了……停下……啊……不行了……不行了……哦哦哦……不行了不行

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随着最后一声浪叫,秋芳双手抓着被子,颤抖

着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看着享受高潮馀韵的秋芳,我明知故问道:「爽吗」

「嗯。」秋芳眼神迷离的应了声。

「那你也让我爽爽呗。」说着,我把鸡巴移到了秋芳的嘴边。

秋芳的小手轻轻地扶着我的大鸡巴,用舌尖扫起了我的马眼,我操!爽的我

直哆嗦。

见我瞬间就爽了,秋芳得意地笑了下,然后用她那樱桃小嘴,含住了我的龟

头,虽然只是含住我的鬼头,但是,感觉秋芳的小嘴几乎都被装满了,我真为自

己的大鸡巴大龟头感到自豪。

龟头被含着这种暖融融的感觉真棒啊,尤其是在这寒冷的冬天。只见,秋芳

卖力的吞着我的屌,尽管很努力,可是也只能吞进去极小的一部分。所以说,每

次做爱,至少得有三个女人同时给我口交,我才感觉到那种鸡巴完全被嘴弄得快

感。不过,好在秋芳口活不错,还是让我的鸡巴变得铁硬。

我把鸡巴从秋芳的嘴里抽出来,说:「老婆做好准备,我要正式开始操你了

!」

「你温柔点,每次都感觉要被你给弄死了!」秋芳看似担心却又一脸幸福的

说着。

我把秋芳的腿摆成M型,然后轻轻地把龟头塞进了秋芳湿润的屄里。

「哦,好大!你慢点进来,不然我受不了。」秋芳说到。

毕竟不是单纯的炮友,毕竟是情人关系,草痛了我心里也会难受的,于是,

我一点点的把阴茎往秋芳的阴道里送。

虽然放进去的速度很慢,但是,毕竟是大屌,秋芳还是呻吟了起来:「哦啊

……你慢点……嗯……再慢点……再慢点……太大了……哦……轻点……慢一点

嗯……哦……怎么这么大……唿唿唿!」秋芳你大口的喘着气,总算是成功的让

我的鸡巴进去了。

「老婆,你先上来自己动动吧。」说完,我和秋芳保持着连体形态,转换成

了我躺着,秋芳骑在我身上的姿势了。

这个姿势,大家懂得,能插得很深。

姿势刚刚摆好,我就勐地把屁股向上一擡,这一擡不要紧,直接幹进了秋芳

的花心。

秋芳被这一刺,嘹亮的尖叫了一声,身子一软,坐在了我身上。秋芳这小体

格,我倒无所谓,问题是,本来我的龟头就顶进了花心,这一坐,鸡巴往花心插

得更深了。

只见秋芳连着疯狂大叫了好几声,眼角竟然有泪流了出来。这难道就是传说

中的被操哭了不对啊,我还沒开始操呢,不管了,反正都哭了,继续顶吧。

我就这么一下一下的往上顶着,感觉很平常。

可秋芳的表情可就沒这么平常了,一脸又疼又爽的表情,还夹杂着流出的眼

泪:「啊!啊!啊!疼啊!啊!畜生!流氓!疼死我了!哦!呜呜!別顶了!啊

!受不了了!要坏了!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秋芳就

这样疼着爽着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高潮后的秋芳躺了下去,两个美丽的丰乳随着唿吸起伏着,脸上的泪还沒有

幹,真是让人又心疼,又兴奋啊!

我边擦着秋芳的眼泪,边说:「又高潮了啊,老婆。」

秋芳带着哭腔说:「呜呜,你好粗暴,我老公从来沒把我弄哭过。」

「那是你老公鸡巴小,你老公要有我这鸡巴,你天天哭。」我得意的说。

「鸡巴大了不起啊!那你继续操我啊。」秋芳似笑非哭的扭着身体说。

这骚货,哪里是被疼哭的,明明就是被爽哭的,真他妈浪!

「骚货!你就继续哭吧!」说着,我把秋芳的腿分开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毫不怜惜的用鸡巴对着秋芳的屄一插到底,抽插起来。

秋芳这骚货又开始浪叫了:「啊……疼啊……舒服啊……哦……好爽……嗯

……哦……不要停……啊……还是大鸡巴好……嗯……哦……大鸡巴就是舒服…

…嗯……啊……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秋芳迎来了第三次高潮。

不过,沒等秋芳享受高潮馀韵,我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骚逼,高潮三次

了吧马上第四次就要来了,享受吧!」

秋芳被我操的奶子颤动着,还沒把气喘匀又开始了淫叫:「哦……哦哦……

好快……好爽……啊啊……还是你厉害……嗯啊……你才是我老公……哦……老

公你好厉害……啊……老公……你好能幹……好强哦……又要把我幹高潮了……

啊……不行了……老公……又要高潮了……又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秋芳迎来了第四次高潮。

这骚逼,终于被我幹的喊老公了,能把別人的老婆幹的喊自己老公,那滋味

真爽啊!

「哈哈!骚货!终于承认我是你亲老公啦你老公我还沒射呢,再给你一次

高潮吧,爽死你哦!」我说着,开始高速抽插。

这次的抽插速度比上次还要快。

秋芳这骚婊子的大奶子被我幹的已经不是颤动了,可以用晃动,摇动,甚至

是甩动来形容了,只见她边甩奶子,边抓着床单放生浪叫着:「啊啊啊……亲老

公……亲丈夫……啊……我要被幹死了……好幸福啊……啊……要被老公幹死了

……哦……老公的鸡巴最大……啊……嗯……我就喜欢老公的鸡巴……哦……老

公……狠狠地幹我……操我……强姦我……哦……我就是你的性奴……随便操…

…啊啊……你操死我吧……我好幸福……老公……老公……我就是贱货……就喜

欢老公操死我……我要死了……啊啊……哦哦……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秋芳就这样满嘴淫

词荡语的,表情扭曲,抽搐着高潮了,这是第五次高潮了。

我也想射精了,因为不让秋芳怀孕的承诺,我抽出鸡巴,对着秋芳的肚子狠

撸了一阵,把精液射的她胸上和肚子上都是。

我让秋芳缓了一会儿,喘匀了气,然后把鸡巴伸到秋芳的嘴边。十分满足的

秋芳认真的把我的鸡巴舔的比洗澡都干净。

「老婆,你好淫荡啊,什么都喊得出口啊,和我妈有一拼。」我边爱抚着秋

芳的屁股,边说。

「是你太厉害,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秋芳依偎在我怀里说着。

「你喊我大鸡巴老公,看来你老公鸡巴不怎么行啊。」我打击到。

「糟了!现在几点了!」秋芳这才想起来要给老公送汤。

还好,是保温桶装的,不会凉。

时间五点25分,因为就在医院旁边,所以完全赶得上饭点。

秋芳用洗手间的浴帽套住头髮不被弄湿,快速的沖了个澡,然后和我打了招

唿,就拎着鸡汤看他老公去了。

这个事情的重点来了,重点就是,就在秋芳洗澡的这两分钟时间,我突然想

尿尿。于是,带着再次羞辱她老公的念头,把尿尿进了汤里,反正尿和汤都是黄

的,看不出来。

毕竟睡了人家的老婆,总是给点补偿吧,哈哈哈哈!

上一篇:错误时间上了错误的人妻01~02 下一篇:人妻乱交-家中拍片